欢迎您的到来!   设置首页   收藏
你的位置:主页 > 通宝高手坛沦 >

言_文化频道_凤凰网

发布时间: 2022-07-24? 来源:本站原创 作者:admin

  原名管谟业。当代著名作家,中国作协副主席,1955年2月17日生于山东高密。今年10月11日,瑞典文学院诺贝尔奖委员会宣布,将2012年诺贝尔文学奖授予莫言。12月10日,他从瑞典国王手上接过了证书、奖章和奖金。诺奖委员会主席瓦斯特伯格赞扬莫言:“有技巧的揭露了人类最阴暗的一面,在不经意间给象征赋予了形象。”

  “He was overjoyed and scared(他狂喜并惶恐)。”现在我们已经无法确切地求证到这一段形容莫言获奖后心情的说辞,是哪家媒体采写并上传至网络的。但可以肯定的是“狂喜”和“惶恐”在很大程度上就是莫言本人,乃至全体中国人对待诺贝尔文学奖最真实的情感写照。在北京时间2012年10月11日晚7点后,中国人对诺贝尔奖,尤其是诺贝尔文学奖的“心结”,终于可以打开了……

  在获悉得奖消息后的第一次媒体见面会上,莫言也承认,此前对获奖并没有太多期待:“我一直感觉诺贝尔文学奖离我非常遥远,全世界有很多优秀的、伟大的作家,都在排着队等候,轮到我这么一个相对‘年轻’的作家可能性很小,所以刚接到这个消息感到很惊讶。”

  10月14日,距离瑞典人宣布莫言获奖后三天,从世界各地蜂拥而至的记者在莫言的老家山东高密街头拍到了电影《红高粱》露天重放的镜头。其实这只是当地人唤醒记忆、开始言说莫言的一个细节。

  从随后紧锣密鼓召开的规模空前的红高粱节,到当地政府旋即表示要挖掘打造莫言旧居的红高粱文化品牌,再到望子成龙的家长冲进莫言旧居拔光了院中的萝卜叶子,只为给孩子“沾点仙气”……大众和当地政府以不同的方式言说着莫言。以至于有网友开玩笑称,这刚好同莫言作品擅长的“魔幻现实主义”相契合。

  在专业的文学人士嘴里,莫言与大众赋予他的固有形象有所区别,莫言作品的瑞典语译者陈安娜曾感叹:“《红高粱》让我印象很深刻的东西就是他写一个人杀了他的马,马就在水边,内脏从身体中流出来,流到水里,这是很残酷的一种东西,但他写得就是很漂亮,颜色什么的,把那种很可怕的东西写得特别漂亮。”而这种残酷到有些怪诞的风格,在莫言后来的《檀香刑》、《丰乳肥臀》和《生死疲劳》中,一再令人惊讶。

  在莫言获奖次日,中国作家协会官方网站登出了贺辞。这个中国作家的官方组织对莫言的表态非常官方,也带着几丝克制:“莫言的获奖,表明国际文坛对中国当代文学及作家的深切关注,表明中国文学所具有的世界意义。”与之相对应的是,在网上,不少人将莫言得诺奖与国家强盛联系在一起。比如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张颐武就作出了如下的点评:“莫言获奖是诺贝尔委员会的一个大战略,可以看出诺贝尔委员是从全球格局和视角下考虑看待这个事情的。这次获奖可以视作是诺贝尔委员会对中国崛起的肯定,是对中华文明、中国成就的肯定。”

  喧嚣的言说中,一个无法忽视的事实是,在国人阅读率排列世界倒数的背景下,莫言获奖让中国现当代文学重新成为国人关注的焦点———在新华网的调查中,“莫言获奖会激发大批作家创作热情,涌现更多优秀作品”和“莫言获奖能提升中国文学的世界影响”两个选项支持率都超过六成。

  莫言获奖前夜,晨报记者采访著名作家麦家时,他如此言说莫言:“我们中国人向来是很在乎得到世界承认、认可的东西。如果有一个中国作家在世界文坛上拿了一个公认的大奖,我觉得就像在奥运会上拿了金牌一样,你看拿到中国第一块奥运金牌的许海峰,大家记了这么多年。”

织梦CMS官方 DedeCMS维基手册 织梦技术论坛
Power by DedeCms